班加西事件,美驻利比亚领事馆遇袭新细节曝光

    事件发生于2012年9月11日,第一次袭击发生在当地时间晚上9:40分(3:40
EDT,华盛顿特区时间),针对班加西领事馆。翌日当地时间清晨4点左右,一发迫击炮击中距领事馆约1.2英里外的中情局附属基地,并持续了11分钟。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美联社称,国务院官员今天详述了利比亚领事馆遇袭事件经过,并表示,事件与反穆斯林影片无干系。官员称,领事馆外的大街向来平静,美方事先未获情报称会发生攻击事件。  这一新说法和国务院官
…  一名利比亚人查看被烧焦的美国驻利比亚领事馆  美国中文网报道,美联社称,国务院官员今天详述了美国驻利比亚领事馆遇袭事件经过,并表示,事件与反穆斯林影片无干系。官员称,领事馆外的大街向来平静,美方事先未获情报称会发生攻击事件。  这一新说法和国务院官员于事发数小时甚至数天后的说词相悖。当时国务院说,这是一起利比亚民众抗议煽动性反伊斯兰教影片的“自发性”攻击。  1名高级官员对利比亚领事馆和附近设施发生的大规模攻击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在9月11日攻击中丧命的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史蒂文斯,当天留在领事馆内开了一连串会议,当地时间约晚上8时30分时送1位土耳其外交官到领事馆大门口。这位外交官是史蒂文斯当天接见的最后1位访客。  另1名国务院官员说:“他们在大街上互相道别,一切都很平静,8时30分时没有任何不寻常之处,当天一整天也没有任何不寻常之处。”  这2名官员在记者会上表示,班加西东部于当地9月11日晚上9时40分左右爆发激烈攻击,就在史蒂文斯就寝后不久,数十名男子挥舞着重型武器窜入领事馆,接着对2公里以外的设施发动攻击。  炮火和爆炸声首先划破领事馆外的宁静,掌管安全摄影机的官员看到“大量武装男子涌进领事馆”。武装攻击者在1栋建筑物外泼洒汽油,点火燃烧后入侵主官邸,对家具洒上汽油并点火,引发厚重呛人的浓烟。  1名美国武装安全人员、史蒂文斯和美国情报官员史密斯尝试逃出时失散。史密斯在大火中丧生,史蒂文斯则被送往医院,遗体当晚交还给美国外交人员。  领事馆接着疏散主建筑内的人员,其余安全人员搭乘装甲车经过混乱的街上前往邻近设施,而该设施约凌晨4时整遭受迫击炮攻击。官员说:“炮击很准,有些炮火打到屋顶,2名在那里的安全人员当场身亡,1名从领事馆过来的人员身受重伤。”“的黎波里派来的援军接着抵达,设施也被疏散,所有人员、死伤者分搭2架飞机返回的黎波里。”  当被问及,为何国务院官员说当时有针对“天真穆斯林”影片的抗议,国务院官员说,“这是要问别人的问题,这不是我们的结论”。  官员称:“武装民众的数量和破坏力史无前例。在利比亚,在的黎波里、班加西或其他地方当时从来没发生过这类攻击。”“在近代外交史上,很难找到这类攻击的先例。”  国会明天将针对领事馆安全疏失展开首次公开听证。

    据报约有125至150名枪手参与了攻击行动,部分攻击者的脸被遮住,并身着防弹背心。攻击中所使用的武器包含火箭推进榴弹、AK-47及FN
F2000突击步枪、汽油桶、迫击炮,以及车载重机枪及火炮。

    攻击于晚间展开。攻击者先是以载有机枪的卡车封锁领事馆外围的主要道路。卡车上印有安萨尔•伊斯兰组织的标志;该组织由伊斯兰激进武装份子组成,并与地方政府合作管理班加西地区的治安。(安萨尔•伊斯兰组织于2014年1月被美国国务院列为恐怖组织)

    在攻击事件前,领事馆的周边区域尚称安静。领事馆内不超过7名美国人,其中包含史蒂文斯大使。

    史蒂文斯大使当时造访班加西是为了审核一项在该地兴建文化中心及将当地医院设备现代化的计划。史蒂文斯大使当天的最后一场会议是与土耳其外交官会面,结束后史蒂文斯护送土耳其外交官至大门口,当时时间约为当地时间晚上8:30分。领事馆外的街道十分冷清,国务院的纪录亦显示当天外面没有任何不寻常的情况。史蒂文斯大使大约于晚上9时回到他的房间,且根据后来警卫的说法,他是单独在房间内的。大约9:40分,一群高喊「Allāhu
Akbar」(意为真主至大)的武装份子自各个方向涌向领事馆。攻击者向领事馆内丢掷手榴弹,并在大批自动武器及火箭推进榴弹的射击下强行进入领事馆,后方还有装载于卡车上的火炮以及防空机枪提供支持。一名外交安全勤务局(Diplomatic
Security Service,
DSS)的干员从领事馆的监视摄影机上看到“一大群人,持有武器的人,涌进领事馆。”他立即按下警铃并透过播音器大喊“攻击!我们受到攻击!”。领事馆随后通报位于的黎波里的大使馆及华盛顿外交安全指挥中心(Diplomatic
Security Command Center),并向2月17日烈士旅(February 17th Martyrs
Brigade/كتيبة شهداء 17
فبراير——利比亚当地的精锐佣兵团体)及远在一英里外的美军快速反应基地(即中情局附属基地)求援。史蒂文斯大使致电予人在的黎波里的代表团副主任雷格利•席克斯(Gregory
Hicks,史蒂文斯大使的首席副官),希望告诉他领事馆遭受攻击。然而,由于席克斯不认得领事馆的电话号码,因此并未接听电话;史蒂文斯大使拨了两次电话,席克斯两次都没有接听。最终在大使拨打第三次时,席克斯才终于接起电话。

    外交安全勤务局的特别干员史考特•史崔克兰(Scott
Strickland)将史蒂文斯大使及外交事务情报管理主任尚恩•史密斯、一名信息管理官员等人领入主建筑物内的紧急避难室中避难。其余干员则至另一栋建筑物内取出他们的M4卡宾枪以及战术装备。他们曾尝试回到主建筑物中,但因遭遇大批武装攻击者而被迫撤退。

    攻击者闯入主建筑物中,破坏了紧急避难室铁窗。他们接着搬入数桶柴油,并将之泼洒于地板及家具上,然后点火。很快地,整栋建筑物便充满了浓烟。史蒂文斯、史密斯及史崔克兰等一行人移动至浴室,并躺在地板上以躲避浓烟。但他们最后仍因无法忍受浓烟而决定离开避难室。史崔克兰自窗户逃出,但史蒂文斯及史密斯并没有跟着他。史崔克兰曾数度折返避难室,但由于浓烟密布,始终无法找到两人;他于是爬上屋顶,并以无线电联络其他干员。三名干员随后乘坐装甲车回到主建筑物;他们搜索建筑物,找到了史密斯的遗体,但没有发现史蒂文斯的踪影。

    根据赶来支持的安全小队队员的说法,大约于当地时间9:30,他们已知悉领事馆遭受袭击,并于5分钟之内进入待命状态,随时准备支持领事馆。然而,他们的救援任务却因一位“班加西地区首席中情局官员”而被迟误。事件发生时,领事馆的区域安全办公室开启警报,并以电话通报班加西中情局附属基地以及的黎波里大使馆,表明“我们遭受攻击,我们需要支持,请立刻派出支持……”等语,接着通话便中断。在经过简短的讨论后,中情局附属基地内,包含资深安全干员泰隆•伍兹在内的全球响应人员(Global
Response Staff ,
GRS)便立刻决定要实施营救行动。10:05分时,救援小队已听取简报,并已登上装甲车准备出发。与此同时,中情局附属基地内的通讯员正在告知上层指挥炼目前的状况发展。另外,一小群中情局干员(包括后来身亡的干员葛兰•多赫提)及联合特种任务司令部成员正在的黎波里规画前往班加西的最快路径。

    自中情局附属基地赶来救援的GRS小队一到达领事馆便封锁周遭区域,并试图搜寻史蒂文斯大使以及尚恩•史密斯的下落。外交安全干员戴维•厄本寻获无意识而后来被判定死亡的史密斯,但小队却迟迟无法于浓烟密布的建筑物中找到史蒂文斯大使。小队接着决定带着生还者以及史密斯的遗体回到附属基地。在回到基地的路上,小队的装甲车被AK-47突击步枪及手榴弹等武器攻击。虽然装甲车有两颗轮胎在攻击中破裂,但依然成功回到基地;基地大门于晚间11:50分关闭。

    利比亚最高安全委员会发言人阿卜杜勒-莫内姆•赫尔于事件后表示通往班加西领事馆的道路都已被利比亚国家安全部队封锁并包围。

    攻击发生当晚,曾有一支美国陆军突击队被派往意大利西西里岛的西哥奈拉基地,但并没有被派往班加西。美国官员对此表示该部队于攻击事件结束后才抵达西哥奈拉。

    外交安全勤务局的干员以及区域安全官于攻击事件爆发的第一时间便知会了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总部;当时利比亚当地时间约为晚间9:40分,美东时间则为下午3:40分左右。当时他们以“恐怖攻击”一词形容该次事件。美东时间4:30,五角大楼的官员告知美国国防部长里昂•潘内达攻击一事。五角大厦随后命令正在监控武装份子营地的无人飞行机飞往班加西。无人机大约于当地时间晚间11:10分(美东时间下午5:10分)抵达现场,并随即回传画面及影像至华盛顿。约半小时后(美东时间下午5:41分),国务卿希拉里致电中情局局长戴维•彼得雷乌斯,中情局于班加西当地有一支驻扎于附属基地的十人安全小队,而国务院相信这支小队将能有效支持领事馆。

    午夜过后,中情局附属基地便遭到机枪、迫击炮及火箭弹的强烈攻击。基地内的人员持续抵抗至9月12日早晨。清晨时,利比亚政府军与一群自的黎波里赶来且刚抵达班加西机场的美军增援小队(其中包括葛兰•多赫提)碰头。小队内包含两名现役的联合特种任务司令部成员(绿色贝雷帽)以及5名中情局雇员;他们以支付飞行员30,000美元的代价在的黎波里征用一架小型喷射机,并要求飞行员将小队载往班加西。在机场碰头后,利比亚军队及刚抵达班加西的增援小队于早上5:00左右前往中情局附属基地,并协助将约32名美国人送往机场等候撤离。在撤离车队离开基地大门后没几分钟,基地又遭受强大火力袭击。增援小队立刻进入防守状态。在炮火稍歇之际,中情局雇员多赫提开始寻找他的朋友,即同样为中情局雇员的泰隆•伍兹。多赫提被告知伍兹在屋顶上操作Mk
46机枪。他在屋顶找到伍兹及另外两名雇员;他们很快地相互拥抱,互道安好,接着便重回战斗岗位。仅数分钟后,一发迫击炮弹击中了伍兹的位置,并造成相当严重的伤害。而在多赫提试图改变射击位置并找掩护的同时,第二发炮弹击中了他,并造成他当场身亡。31岁的外交安全勤务局干员戴维•厄本在迫击炮轰炸中遭受严重的破片伤害,并有数根骨头断裂。

    数名干员立刻冲上屋顶评估伤者伤势,并协助运送伤者下楼。同一时间,一名联合特种任务司令部成员透过手持显像装置监看由美国非洲司令部回传的“掠食者”无人机的影像。该名成员告诉基地长官:基地外有大批武装份子集结,我们必须马上撤离所有人!上级官员马上同意;基地内所有人员被告知收拾各自的随身物品及安全装备,并准备撤离。数分钟内,所有人皆已登上撤离车辆。在前往机场途中,车辆依旧遭受小口径武器的持续攻击,但他们成功抵达,且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伤亡。

    在战斗过程中,中情局特工成功救出6名国务院人员、收回史密斯的遗体,并将约30名存活的美国公民撤出班加西地区;但他们仍迟迟无法找到史蒂文斯大使。

    史蒂文斯大使最终被发现时,独自躺在一间黑暗、充满浓烟,门被锁上且仅能由窗户进出的房间内;他是被一群跑来协助的利比亚民众找到的。民众将大使从窗户拉出来,让他平躺于庭院的石纹地板上。然而,群众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一名名为阿卜杜勒-卡迪尔•法德勒(Abdel-Qader
Fadl)的自由摄影家当时也在现场,并通知美联社,表示大使意识不清,而且“可能有动一下他的头部,但只动了一次”。当群众寻获生还的大使时(群众仍然不知道他是大使),不断高呼「Allāhu
Akbar」(真主至大),虽然当时无人能够确定大使是否依然存活。一名22岁主修艺术的学生艾哈迈德•沙姆斯(Ahmed
Shams)当时也在人群中,他向美联社表示很开心能找到生还的大使,他们试图施予急救,但当时附近没有任何医疗器材或是可用的救护车。另一名名为法赫德•巴库许(Fahd
al-Bakoush)的自由摄影师后来公开发布了一段利比亚人试图从浓烟密布的房间内救出大使的影片。根据巴库许的说法,当地民众见他仍然存活,尚有一息,但他的眼皮却不断跳动。群众虽然知道他是外国人,但却不知道他就是美国大使。

    大约于凌晨1点左右,由于没有任何可用的救护车,史蒂文斯大使被当地人以一辆私家车紧急送往被安萨尔•伊斯兰组织武装份子控制的班加西医学中心。在医院,值班医师齐亚德•阿布•扎伊德(Ziad
Abu
Zeid)对史蒂文斯大使施予长达90分钟的心肺复苏术(CPR)。根据札伊德医师的说法,大使因吸入过多浓烟窒息而死,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外伤。医师表示不清楚遗体后来被送去哪里,但他相信遗体是被利比亚内政部送往机场,并交由美国政府保管。美国国务院则说他们不清楚是谁将大使送往医院,也不清楚是谁将大使遗体运往机场交予美国政府。

    大使的遗体被带至贝尼纳国际机场,从那里被送往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并以运输机送至位于德国的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所有遇难者的遗体(共4名)接着从德国被运至邻近华盛顿特区的安德鲁空军基地(Andrews
Air Force Base);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基地内为遇难者举行纪念仪式。

亚洲城,    攻击事件之后,所有班加西的外交人员皆被移至首都的黎波里安置;部份不重要的人员则被撤离利比亚。许多存于领事馆内的敏感文件依然下落不明,其中包括与美国合作的利比亚人名单,以及与石油合约相关的文件。

    共有4名美国公民于攻击事件中丧生,包括大使约翰•史蒂文斯、外交事务情报管理主任尚恩•史密斯,两名前海豹部队成员的中情局雇员葛兰•多赫提与泰隆•伍兹。约翰•史蒂文斯是继1979年于阿富汗喀布尔身亡的阿道夫•杜布斯后首位于任职期间殉职的美国大使。

    2012年9月10日,离班加西攻击事件至少18小时前,基地组织领导人艾曼•扎瓦希里释出了一段与2001年911事件11周年相呼应的影片,片中号召穆斯林攻击在利比亚境内的美国人,以为基地组织利比亚分支领导人阿布•叶哈亚•里毕的死复仇(于2012年6月在巴基斯坦死于美国无人机的攻击)。目前并不清楚扎瓦希里本人是否知悉攻击班加西领事馆的计划,但他于2012年10月12日的另一段影片中仍然大力称赞了班加西事件的攻击者。2012年9月14日,在阿拉伯半岛的基地组织分支发表声明表示班加西事件是为阿布•叶哈亚•里毕的死复仇,但却并未说明该事件是否是他们的作为。后来据报,该组织确实有3名成员涉入攻击事件中。另外,一通于攻击事件后由班加西地区拨出且被截听的电话显示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领导人穆赫塔尔•贝尔默克赫达尔(Mokhtar
Belmokhtar)可能与攻击事件也有关联。

    纽约时报记者戴维•柯克派崔克(David
Kirkpatrick)报导一名20岁居住于领事馆附近的民众穆罕默德•比沙里(Mohamed
Bishari)目睹了攻击事件。根据比沙里的说法,攻击事件爆发前没有任何征兆,且是由伊斯兰主义武装份子安萨尔•伊斯兰组织所领导的。柯克派崔克的报导中称安萨尔•伊斯兰组织说他们的攻击行为是为了报复反穆斯林影片《穆斯林的无知》。报导更进一步表示阿哈穆德•阿布•卡塔拉被目击者及当局称为此次攻击事件的罪魁祸首,虽然他本人坚称他并没有参与攻入领事馆的活动。根据卡塔拉的说法,他与安萨尔•伊斯兰组织有密切关系,但并不是该组织的正式成员;然而目击者、班加西地区的居民以及西方新闻媒体皆称他是安萨尔•伊斯兰组织的领导人。卡塔拉更进一步声称他是阿布•乌巴达•伊本-贾拉圣战旅(Abu
Obaida ibn al-Jarrah/أبو عبيدة عامر بن عبدالله بن
الجراح)的领导人,而该组织中部份成员亦有参与安萨尔•伊斯兰组织的活动。

    被囚禁的奥马尔•阿卜杜勒-拉赫曼圣战旅是一个基地组织的专业武装组织,他们的主要要求是释放被囚的奥马尔•阿卜杜勒-拉赫曼。今日美国则报导先前在开罗的示威活动主要即是抗议囚禁奥马尔•阿卜杜勒-拉赫曼的作为。

    在攻击事件后数周,奥巴马及其他行政官员表示《穆斯林的无知》一片煽动了许多针对美国外交设施的攻击事件,并宣称该片是班加西事件最主要的催化剂。攻击过后两天,CNN记者莎拉•亚尔森(Sarah
Aarthun)引述一位匿名的美国高级行政官员的话:这群暴民不是无知的。那部影片(指穆斯林的无知)及9月11日(指艾曼•扎瓦希里于9月10日释出的影片)给了他们发动攻击很棒的理由,而且对他们而言这样的攻击纯粹是偶然的。但很显然该事件是早有预谋的军事攻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