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穿透心扉的悲凉

    很多人评价这是一部文艺片,但我却看到它在努力探讨人类伦理,或者更深层次在批判这个社会,一部分人是否应当可以通过剥削另一部分人而过的更美好?这是一个正义问题,是一个哲学问题。

      科幻题材的东西总喜欢与社会伦理道德联系上,Never Let me
Go这部电影也不例外。看完电影半个小时了,我才刚刚从压抑的氛围中走出来。先撇开爱与不爱不谈,我们对自我生命的权利恐怕是毫无争议的,可就是这毫无争议的事情在电影里却变得无法妥协。痛苦的地方是这一群克隆人深知自己的痛苦,悲哀的地方就是被体制化的这些克隆人根本没有抗争的力量。
    无疾而终大概是种最好的状态,而我也不敢肯定那些克隆人躺在手术台上终结是不是就是最差的状态。就在这一秒下一秒无数的生命诞生消亡,伴随着无数的灵魂,这现实走一遭,总要有一定的形式,所以你便是奴隶,我就是那克隆人,这都是正常的,可是我们悲哀的是什么呢,我也在努力想这个问题。又想起鲁迅先生说的,悲剧就是把美丽的东西毁灭。可怜的组织者为了保证优良的捐赠源头,对捐赠者(克隆人)进行正常的教育,让他们懂得感受人间冷暖,男欢女爱,无异于我们社会上的常人,然后再毁灭,那就是悲剧了,因为他们如我们一样感知这个世界,所以我们便替他们悲哀他们的命运。倘若换种模式,只是注重肉体的培育,我想我们恐怕就是带着愤怒谴责这卑猥的幕后黑手和那些冷血的“受赠者”。我试问自己身患绝症时会不会接受这样的治疗手段,答案是断然不会接受如这电影里的这般“捐赠”。虽然我也曾有过小白菜也是生命这样的激进观点,但这确实还不是一个爱心泛滥的年代,我有这样的想法不为过,保持一颗谦卑善良的心恐怕还是你我的方向。

 

    我常常觉得干一件事情的主观意愿对这件事有本质的影响,同样的事,不同的人做,截然相反的性质。一群被逼的捐赠者,恐怕这样称呼是滑稽和可笑的。有违意愿的事情都是种过失错误。另一个角度,你做了很多事情,但我并不会很钦佩你,我知道你只是跟风,或者为那见不得人的小秘密。

    影片讲述了的几位主人公成长于校风严谨的寄宿学校海尔森,这个学校的学生全是克隆人,他们存在的理由是要在18岁以后为自己生病的“母体”提供器官捐赠。他们接受严格的教育,但教育与生活管理的目的不是为了发展他们,而是为了保持他们的身体健康,为了保证捐赠的正常进行。比如,学校也组织学生进行绘画,但不是看他们有没有艺术天分,而只是要检验他们是不是弱智。这让我想到了现代的教育,不关注学生的灵魂与人格发展,而只需要将其培养成可以被雇佣的劳动力。人力资源实质上是资本主义在人身上的资本积累。

亚洲城,    电影里的这些克隆人已被体制化,他们已经接受体制交给他们的行为方式。汤米和凯西想到唯一的抗争手段竟然是去向一个制度的坚定拥护者求情。这种依附的感情被婉拒,颜面已失,再紧接着顺理成章的终结,无限凄凉。希望被巨大的齿轮碾过,就算齿轮戛然而止,你已拦腰截断,没用的,继续伤着,或许是对付新伤口的绝好办法。影片的最后也没有给看客什么希望,其实生活就是这样,能爱就好好爱,能在乎的就好好在乎,不要希望以后,以后都是没有希望的。唯一欣慰的是凯西能有当看护的那段时光,看着看着越发美丽,那点上扬的嘴角婉约却有力,说差了。顿时联想到我们这些大城市里的外来工薪小青年,可不就是那种看护的生活,朝九晚五,规规律律,苦行僧般单调大概又有那么点意思。有些东西总是要批判的,被社会体制化的我们不曾能走出一大步,被体制化的结果又是无可避免的沾染上社会的病态属性,所以我们身上的问题很多,所以我们要不断想想,不断反抗,至少不能是那些捐赠者。

 

    这生命你爱我也爱,这女人我爱你也爱,所以何必呢。另外,谁又能肯定这是科幻片?!危险的动物很多。

     这部片子可以看作是对人类伦理和人性的探讨。比如它揭示了克隆人出现会出现什么后果,我们讲如何来定位这些本该跟我们一样的人类。也许,他们会像影片中描述的那样被当作保持“母体”健康的工具,在现有社会体制下是完全可能的。人类的寿命的延长通过剥夺跟自己一样的人的生命来实现,这是犯罪,是不正义的。

 

      但仅仅看到伦理意义还是不够的,因为伦理问题、社会正义问题、人性问题只是社会运行机制问题的外在表现。在现有社会运行体制下,我们都是捐赠者,而影片中描述的现象只是一种极端化的象征而已。的确,社会不关心你的感受、不关心你灵魂,而只关心你能提供给别人什么,包括体力、智力,甚至身体。关键不在于奉献,我们当然尊重那些勇于为了人类社会的有序运转而奉献的人,如那些为了防止核电站爆炸而被辐射的消防队员,关键在于,我们的奉献是为了增进社会的美好还是只能满足某些人的私欲,只能使某些人的财富增加而使我们更加贫穷。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才华、智慧、身体,甚至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我们面对这个吞噬自己生命的庞然大物无能为力。。。

  

          有人问为什么捐赠者不逃跑,为什么不反抗,即我们通常说的革命。事实是,面对强大的体系化的社会运行模式,个体实在无从反抗。从小接受的虚假的意识形态教育,使他们失去了批判意识,权威(老师)使他们不敢越雷池一步。没有描写反抗倒使电影更加深刻。承受巨大压抑的汤米在旷野中哀嚎是无力的,也许,最有力的抵抗只剩下死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