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公布终裁傅氏可竞选总统,高院在傅氏裁决中

  菲华phhua.com讯:大理院最终裁定参议员格丽丝・傅能够在下5月9日大选中竞逐总统。

  菲华phhua.com讯:大理院批准参议员格丽丝・傅竞选总统的最终裁决依然未解决傅氏的公民身份与户籍时间的问题,一名大理院法官可以超越了边界。

  大理院在昨天公布的裁决中说,请愿者提出的重新审议动议未提出推翻3月8日裁决的任何新论据。

  虽然还是该9法官坚称选举署在下令取消傅氏的参选证书时严重滥用自由裁量权,但高级陪审法官加彪说,仍然只有7名法官认为傅氏是天生菲人。

  裁决说:“大理院以9比6票裁决最终撤销重新审议动议,因为本庭已经裁决了基本的问题,请愿方没有提出推翻裁决的实质论据。”

  认为傅氏是天生菲人的7名法官是首席大法官西礼诺丶陪审法官维拉斯戈丶贝沙敏丶敏道萨丶良仁丶帛礼斯和哈地礼萨。持相反意见的5名法官是加彪丶陪审法官黎加斯特洛丶比良丶黎耶斯和贝那贝。陪审法官黎加智斯溜拒绝表达意见,而陪审法官加乔亚及帛拉沓在要就公民身份的问题进行投票时,他们都不同意大多数。

  大理院撤销了选举署丶前参议员沓达丶黎拉萨大学教授康特礼拉斯丶前东方大学法律学院院长描地斯及前公务员保险署律师埃南巴洛提出的动议。

  根据大理院的内部规则,如果所有15位法官都参与了讨论一宗案件,并且就该案件进行投票表决,必须要有大多数8票才能批准一项请愿。

  在昨天公布的赞成意见中,首席大法官西礼诺说:“否决重新审议动议的裁决准确地反映出本庭的理解-动议没有提出任何新的实质论据,并且动议中提出的所有问题都已经在2016年3月8日有了裁决。”

  加彪说,没有法官回避案件。他说,西礼诺把黎加斯智溜丶加乔亚及帛拉沓的立场为不参与及不投票。

  大理院於周二在碧瑶市讨论了关於傅氏竞选资格裁决的重新审议动议,但押後了裁决公布。

  她说:“这是异乎寻常的错误。”

  西礼诺说:“由於我们的一些持异议同事表达了强烈的意见,大理院决定延後公布最终撤销重新审议动议的裁决,并且等待他们提交异议。”

  加彪说:“由於只有7名法官宣布请愿者是一名天生菲人是不争的事实,关於请愿者的公民身份是明显地没有得到大多数票的支持。7票是少於一个大多数的。因此,没有大多数维持请愿者的天生菲人身份。简单来说,请愿者的公民身份问题仍然未得到解决。”

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她补充:“他们有些人相信,详细的裁决书将不会给那些动议公道,但是,那是他们的看法,那仍然是不同的意见。”

  他也警告该裁决可能造成反响。

  大理院在早前裁定选举署在去年12月就公民身份问题和户籍时间要求,取消参议员傅的总统候选人资格时是滥用自由裁量权。

  他解释:“大多数将准许未解决公民身份问题的候选人参选总统。大多数的裁决将导致一个荒谬的结果。准许一个总统候选继续竞选,尽管其公民身份不明是嘲弄选举程序。”

  大理院在该裁决中也批准傅氏的请愿,作废取消其竞选资格的决定。

  他说:“那些竞选总统的资格都必须在选举前由选举署裁决。否则,所有捣乱型候选人现在都必须获准参选。”

  据大理院说,像傅氏这样的弃婴是天生公民。

  黎加斯洛丶比良和黎耶斯都同意此意见。

  大理院坚持了他们的裁决,傅氏在其参选证书中申报自己是一名天生菲人及在菲居满至少10年的资料时没有作出任何虚假陈述。

  黎加斯洛在其异议中表示,她相信该裁决将损害选举,甚至强调了傅氏的胜利将不能够抹去其资格的疑问。

  准许傅氏参选的9名法官是西礼诺和陪审法官维拉斯戈丶帛拉沓丶贝沙敏丶帛礼斯丶敏道萨丶良仁丶哈地礼萨和加乔亚。

  她也指出:“关於公民身份的裁决拖延将只会引起选举的不稳定。”

  反对傅氏的请愿的6名法官是高级陪审法官加彪和陪审法官黎加斯特洛丶比良丶黎加斯智溜丶贝那贝和黎耶斯。

  比良在其异议中暗示,由於大理院未能解决傅氏参选资格的法律问题,可能会出现一宗总统选举法庭案件。

  根据昨天公布的裁决,大理院将不会再接受关於此案的任何请愿。

  他强调:“没有法律障碍阻止一个合资格的请愿者在她当选後对其资格提出质疑。”

  比良批评该大多数裁决,他形容是严重违法,因为准许出现一个不是天生菲人占据总统一职的可能性。

  他解释:“大多数在没有检视她是否真的合资格之情况下,准许傅氏参选是在欺骗选民。公民身份是不能够被推定的,一个人必须能够证明自己是一名菲律宾公民。”

  比良说,他不能怪责选举署和其他控诉者觉得大理院自己严重滥用自由裁量权。

  他说:“我不也不能够抱怨动议者有这种感觉,因为我自己也觉得大理院再一次越了界限,让肩负对国家之肩负着神圣的信任的我们犯错。”

  黎耶斯在异议中支持此立场:“没有大多数裁决格丽丝・傅是天生菲人。没有大多数裁决在这个国家发现的弃婴都是天生菲人。”

  菲律宾大律师公会和菲律宾律师联会在早前都表示很担心大理院的裁决,他们表示,该裁决可能对国家的法律体系之稳固有着反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