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却到釜山中转,港口发展需要新动力

“现在中国正在建设的和准备建设的‘中心’何其多啊!从北到南、从东到西,国际航运中心,大连、青岛、上海、浙江舟山、福建都有,广东也有。这些中心效果如何呢?像这样中国一个‘世界级中心’都建不起来,而耗费了大量资源。”昨日,在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上,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以此举例,说明目前中央和地方事权不清的问题。

“总体来看,大连港十年来虽然成绩斐然,但与韩国釜山港相比,综合竞争力仍显不足。”大连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惠凯代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新形势下,港口发展迫切需要转方式、调结构,引入新机制,注入新动力,加快推动大连国际航运中心核心功能区建设。”

刘明康接着说,现在航运中心在国际航运、航运市场运营中持续过剩的情况下,我们所有航运中心仍然用一些行政手段,比如,这里的货就不能放到其他效率更高的港口装载。最后谁得利了?韩国釜山港得利了,所有船都到那里去中转,釜山港变成了我们内地着力建造无数个“国际航运中心”的中转港。他认为这要从体制上从更深层次去找原因。

惠凯介绍说,国务院《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充分利用东北地区现有港口条件和优势,把大连建成东北亚重要的国际航运中心”。但与韩国釜山港相比,国内港口在减免各项税费以及发展支线班轮等诸多方面,缺少有力的政策支持。

刘明康认为,如今制约发展的问题需完善两方面,一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要更加清晰;二是中央和地方怎样确定事权,以及省与省、地区与地区之间应如何管。

“中国是釜山港第一大货源地,其中80%是经釜山中转到欧美等远洋贸易区的外贸货源,目的地为韩国的出口货源仅占20%。”惠凯认为,北方地区国际集装箱尤其是远洋集装箱大量境外中转,严重制约了中国港口远洋航线的开发和枢纽港的建设,制约了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进程。

惠凯建议,国家应进一步给予大连航运中心政策支持,推动大连市乃至东北老工业区对外开放,增强大连在东北亚的国际竞争力及辐射力。

一是在大连港开展启运港退税试点,目前,大连港拥有完善的铁海联运系统和环渤海支线网络,已具备启运港试点的基础条件。

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二是推动国际航运税收政策试点,对在大窑湾保税港区内注册的从事海上国际航运业务的航运企业,仓储、物流等从事货物运输、装卸搬运业务的服务企业以及在大连注册的从事国际航运保险业务的保险企业取得的收入,免征营业税等。

三是支持大连航运金融体制创新,鼓励具有资深航运业务背景的国内外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在大连优先批设分支机构;支持国有港航骨干企业联合国内外相关资源方,设立航运银行、航运保险等航运金融机构。

四是推进航运中心核心功能区大宗商品国际中转创新试点,依托核心功能区,建设境外石油、矿石期货交割库,推进保税油品、保税矿石国际中转业务先行先试;对大窑湾区域汽车转口贸易,落实进区保税政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