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分崩离析的社会风气

虽然同叫这个名字,却跟原著没有一点关系。情节上真的完全没有,但是这部电视剧里所讲的也的的确确是人间失格了。

    “我的眼睛给你,若不用看你就可以解决的话”
   “我的耳朵给你,若不用听你的声音就可以解决的话”
   “我的嘴巴给你,已经不想和任何人讲话了”

看似平静的校园,却暗藏着残酷的欺负事件,无论是欺负的一方还是被欺负的一方都被逼入绝境。于是全名其实是,人间·失格——假如我死了的话

       其实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看人间失格,高中毕业的暑假在家疯看日剧的时候就补到过这部剧,只是当时看了两三集的样子觉得无非就是校园暴力事件欺负来报复去的,带着夸大的恐惧和吸人眼球的同性恋,于是厌恶的放弃了.这次会去找这么久的剧,是为了<人间失格>这部同名小说的作者太宰治和脚本野岛伸司.太宰治,这个日本近代文学史上的传奇人物,人间失格是他在自杀以前留下的最后一部作品,而野岛伸司,因为<未成年>而喜欢他.加上失格本身的里程碑形象,让我再一次收了这部剧集.<人间失格>(假如我死的话)大概是记事以来让我最为疼痛和纠结的剧集,从第四集开始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似乎也随着剧中人物的失格而崩溃了,不是感动也不是震撼,而是被撕碎一般的心痛.转校生大场诚跟着父亲从神户转校到东京的名校修和,表面上看,父亲为了心爱的儿子不惜贷款开店甚至连学费都是借的亲情难能可贵,又有功课第一又是人气王的儿子小诚,这本应该是一幕完美的父慈子孝亲情最高,可小城正直的顶撞了班级里的欺负事件,又交了影山留加这个阴郁俊美自闭的优秀班长当好朋友,在两股诡谲狠毒的力量追杀下,小诚从教学楼顶坠下身亡成了世人眼中的优秀学生不堪压力自杀事件.父亲大场卫看了小诚生前写下的信件,而明白小诚并非自杀,从而展开了调查和报复.看似简单的故事,却纠结着一个又一个人性的泯灭,亲情友情爱情在剧中都随着人格的扭曲或淡化或变质,这个人间到底是怎么了呢?全部都失去了平衡,露出陌生而可怕的脸.

 

      仇恨·大场卫

大场诚

      他的形象就是日本人最为欣赏的热血男人,体格健硕心地善良,带着天然的愚笨一心爱着死去的前妻托付给自己的儿子小诚.卫年轻的时候是棒球运动员,热血的时代只有比赛没有知识,意外的负伤又使他无法登上棒球运动的顶峰,一个默默无名的选手在退役后的艰难可想而知.但他又是骄傲的,因为小诚是个天才一样的学生,性格开朗正直,轻松就考上了世人眼里高不可攀的升学名校修和学院,所以即使是因为开店和儿子的学费不得不每月偿还贷款,他还是快乐的,拿着小诚的录取通知书,看着修和学院校服上的领标他都会满足的笑,甚至得意的向陌生人宣告他这样的”粗人”有一个完美的儿子.
      一切都很美丽,可只要有一个支点失衡,美丽便会崩塌.卫的父爱犯了错误,错就错在望子成龙.他不再像以前一样和小诚玩棒球,让他珍惜时间读书.小诚身体不适想躲避上学,他把儿子从床上拖起来压去学校,当小诚告诉他,照相机不是偷来的时候,他的愤怒掩盖了心智,失望淹埋了理智,他接受了新见老师的建议私下买回了那台被视为脏物的相机为的只是丑事被压制下来,小诚可以继续上学.当小诚在学校被欺负的时候,他站在教室里向全班同学拜托他们和自己的儿子好好相处,当武藤的手臂说是小诚折断的时候,他跪在老师和家长的面前,放弃所有的尊严苦苦哀求,并且压下小诚的身躯和他一起下跪…父爱如山,可正是山一样沉重的父爱,间接的杀害了小诚,对于卫来说,除了相机事件,他都应该是相信小诚的,否则不会在追回神户寻找小诚的时候抱着他痛哭,说出让小诚转学的话.只是他忘记了自己百分百付出的亲情已经把小诚牢牢的锁住,失去了妈妈,他已经是小诚的整个世界.
      父亲的复仇.卫是小诚的世界,而小诚何尝不是卫的.小诚死去后,学校的冷漠和警方的无能携手编造了高才生不堪压力跳楼身亡的社会事件,卫似乎也相信了,并且渐渐忘记了伤痛.可小诚女友交还的信件和惊人的照片却把卫投向了一个未知无良的深渊.小诚不是自杀,而是被杀死.当周围所有都不能告诉这个心碎的父亲真相时,他选择了自行复仇.想到小诚在学校里遭受的折磨,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卫疯狂.森田说:”身为人类的话,应该委托法律接受审判.”卫的回答是”我不当人了,要替儿子讨回公道.”他亲手杀死了体罚虐待学生的变态体育老师宫崎,并且计划杀死所有欺负过小诚的人.老实善良的大场卫在失去小诚的世界失格,只是一架没有感情只有仇恨的机器.可当他面对昏迷中在呼唤小诚留加所流下的眼泪,他松手了.在森田老师说出这个孩子的身后也有一个心碎的父亲时,他放下了瑟瑟发抖的松野,又从绳索上把他救下.他能感受到留加的悔恨和真诚,能体谅松野的亲情,野岛让失衡的卫又回到人间.
     失去道德的约束和法律的束缚,小诚的死成为社会舆论话题,我支持卫的做法,因为支撑着他的世界的,是亲情.

   

     
     光明·大场诚

“我的眼睛给你,若不用看你就可以解决的话”
     “我的耳朵给你,若不用听你的声音就可以解决的话”
     “我的嘴巴给你,已经不想和任何人讲话了”

     小诚的存在是整部剧集里最温暖和煦的阳光,可为了成就夜晚的辉煌,就必须牺牲太阳.因为大场诚过于美丽,所以消失于这个失格的世界是他必然的结局.

刚刚转学来的小诚碰上的第一个人就是远山留加——稳重,成绩优秀的班长。小诚的开朗和阳光一下便破掉了留加心中的坚冰,单纯的小诚也马上把留加当成了自己可以信赖和依赖的朋友。悲剧开始于小诚一上来就出了风头替经常受欺负的同学解围,于是他成为了欺负集团的新目标。

     这个有着明亮的眼神的爱笑男孩,一直为了父亲而努力的坚强着.卫希望他可以在学业上出类拔萃,他就真的可以做到.修和入学考试时的从容不迫,和他对着森田千寻展开笑容的时候,仿佛整个世界都万物美好起来,他面对武藤的求救马上就伸出了援手,他对着全班同学正义的说出让欺负事件停止,他面对留加的背叛却轻易的选择了原谅,他喜欢看漫画而不是高深的名著,小诚在我们的眼睛里是美好的,而世界在小诚的世界里怎样呢?为何在面对如被夺去氧气般艰难生存的环境里,他依然可以像一个发光体一样闪耀到生命的终结?

小诚逐渐被圈入越来越深暗的漩涡中,逐渐陷入绝望。他太过善良直率,而且又无意中无意中目睹了一些人丑陋的面目,他揣着这些“秘密”,逃无可逃,幕后的黑手一刻也不曾放过他。

     喜欢成群结队来伤害别人的新人类
     你们可曾照过镜子
     你们,你们也和我一样
     只能照到和我一样的脸
     真是可悲的你们啊!
     我好骄傲
     没错
     我已作为父亲的儿子而骄傲
     如果有人在哭的话
     我回去帮助他们的
     不管是谁
     我都会平等而且温柔的对待他们
     爸爸,爸爸
     我如果长大的话
     一定要想你一样
     
     只是觉得,和卫一样,小诚的世界里最重要的是他的父亲.只是因为觉得继母在父亲心里的地位已经超过了他,他就难受的跑出家门继而又像孩子般向卫诉说他的委屈,靠在卫的怀里大哭.在学校里被同学打破了额头,流着鲜血晕倒在花丛里,可进家门前他却忍痛把胶布扯下,并用刘海仔细的遮住伤口.当相机被卫从二楼高高的抛下,诚的眼里充满了惊恐和受伤,醉酒的父亲莫名的强烈指责了他的偷窃行为,却不相信他的言语.武藤事件时,小诚看着下跪的父亲眼睛里的那片哀伤仿佛静止的时间一般把周围的一切都凝固了.在回家的路上,小诚强作笑容试探着卫,父亲只是想让我读书才那样做的吧,其实父亲是相信我的吧.看着这样温柔的小诚,很难有人可以不动容.有人评价说大场诚这样一个角色过于软弱,如果他可以诚实的向父亲说出他在学校里被欺负的情况,悲剧就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可是,就算是留加,在面对变态的宫崎时也只能用眼睛释放出仇恨的眼光.在大人眼里,小孩是不值得一提的幼小动物.而青春期的孩子正好是在想证实自己力量的时期,就连大场卫在教室里拜托全班要和小诚好好相处,转瞬却成为全班用来耻笑羞辱小诚的材料.小诚没有想过向父亲求救吗,一定会有,只是他的懂事和善良让他选择了自己坚强的面对.在自己面临崩溃的时刻,他回到了故乡神户,回到了妈妈的墓前,那时候他的确心如死灰,选择了逃避,可看到风尘仆仆赶来寻找自己的卫,只是父亲一句”回原来的学校吧.”这样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就可以让这位少年选择了继续回去修和,回去那个扭曲黑暗的世界,其实他早已意识到所有的事件并不是玩笑或恶作剧般简单而是威胁到他的生命,可他还是笑着选择了勇敢,只是因为父亲.

欺负集团的变本加厉,老师的虐待,父子之间的失信。留加一次次拉起他的手又放下。

    如果
    我有钢铁般的身体
    就可以抵抗他它们了
    不论再尖锐的利牙
    也不能咬断
    铜铁般的身体和坚韧的意志

“我将要被杀死……”

    片中,小诚的生命里还有一个他信为支柱的人,修和学院里唯一一个当他好朋友的人,影山留加.与留加不同,大场诚应该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位视他为珍宝的朋友,他只是单纯的以少年的方式来信赖和依赖留加,在他心里,留加应该是一个强而有力的存在吧.第一次和留加交了朋友后,在几个同学合力栽赃他偷了钢笔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看向留加,想从留加那里得到支援,哪怕只是一个眼神,可留加别开了视线.诚一下子泄气,坐在位置上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毫无生气.后来,留加对他解释如果帮了他的话,也会和他一样被欺负,所以他们的友情是秘密的.大场诚又一次相信了留加,因为只有留加给了他友情,哪怕只是私下的秘密.当欺负事件上升到暴力血腥,倒在花丛中的小诚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却看到所有人的脸孔最后出现了留加的脸,这次他终于忍不住放弃了这样伪善的友情,小诚的世界始终一片纯净的白雪,留加给他的并不是他的世界里所定义的友谊.可当留加抓住了他的手,坚定的说就算是一起被欺负,也要保护他的时候.诚又一次相信了留加,只是因为是朋友.再一次被宫崎虐待到晕倒在草场时,小诚在留加的怀里看向留加,带着不确定和期盼,留加只是说了一句”已经好了”诚就可以释然的放任自己软弱的失去意识.在留加家门前看到留加带着扭曲憎恨的表情用硬币划着母亲情人的汽车时,小诚被这样陌生的留加吓到了,他跟着第一直觉选择了从留加身边逃离.而回家后不一会却又开始为留加担心.大抵只是因为,留加是在修和里唯一和他一起的人,那个最特殊最感动他的人.因为照片的陷害,留加和小诚反目,小诚又是一个人了.他的眼里再也没有希望和勇气,每日仿佛傀儡一样被不停的欺负,直到自己的身体也开始放弃,他终于认识到也许会失去生命,而从仿佛地狱般充满着恶禽猛兽的修和逃离.

他曾经信赖的朋友,那个他想要求助的人最后却把他逼上屋顶。

    带着从父亲那里重新获得的勇气,大场诚最后一次踏进修和的大门.在屋顶上,他终于知道把学校里兔子抽血致死的凶手居然是自己最信赖的朋友留加,当他面对那个针筒只能发出小动物一样恐惧的呻吟,小诚纯净的世界终于也被颠覆.他恐惧的爬上屋檐,看着想要伸手拉回自己的留加,他这次再也没有相信友情了,他望着留加的手恍惚的摇头和退缩,带着撕裂自己神经的恐怖绝望,大场诚从屋顶失足坠下.

而当留加看见小诚惊恐地站在屋檐上一点点滑落,他再次伸出的手,小诚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再抓住了。

    很多人会认为剧中的小诚最后是选择了自杀.可在我的眼里他只是失足,像他在信件中写的那样,他是相信自己有坚定的意志来面对一切的.虽然他在整个事件中只是一个弱小的牺牲品,就连他自己也没有知道到底他为什么会被逼到绝境,但就算面对这样的未知和恐惧,他都在上学前给了父亲一个阳光的笑脸.坚强的心却不能拯救脆弱的身躯,当所有人看着小诚的笑脸相信一切会好起来的时候,他却忽然像鸟儿一样离地飞翔.在他下坠的最后一刻,他应该是获得了解脱吧,终于可以从无边的梦魇里脱身了.”爸爸…”最后大场诚还在想着自己的父亲.只是,小诚,如果你看到了你离去的世界里,父亲和留加的身影,你会后悔没有拉住留加的手吗?

 

    只有没有犯过错的人
    才会拿起石头
    丢到他人的身上的
    要注意的是
    对于他们来说是行不通的
亚洲城,    由一点点良心
    所散发出来的勇气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践踏了
    快了
    就快了
    我就会从黑暗中被解救出来了
    那个以外只是一个恶作剧罢了
    我决定要闭上我的嘴
    塞住我的耳朵
    还要闭上我的眼睛
    假如我死了的话
    我也不会忘了这件事情的
    让别人痛苦 害别人受伤害
    你也不会因此而得到解脱的
    哪里是无止境的黑暗
    就算伸出你的手
    也已经
    什么都看不到了

远山留加

    残缺·影山留加

小诚被宫崎虐待晕倒在泳池边,留加走过去俯身一吻,让人震惊这少年的感情到底停在了何处。

    人间的主视觉是大场父子,所以我们无法看见在遇见小诚之前的留加是什么样子,只能靠着点滴的回忆拼凑出这个阴郁王子身后的一切.影山留加,班级里学习最好的高才生,老师的得力助手,妈妈年轻漂亮,自己也长相俊美.在世人眼里完美到惊艳的少年,却一个人独自在世界上生存到15岁.被未成年的母亲带着惊慌和无助产下,从小就跟着冷漠的外婆一起生活,不管留加做的怎样优秀,都得不到亲人的关爱.聪明的留加,在儿童时代应该是一直带着羡慕的眼光看着自己身边的同龄人的,别人有的他却都没有,是不是自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呢?于是带着痛苦把自己封闭起来,如果没有人爱着自己,那就和世界隔离吧,没有爱也就没有痛,这就是最初自闭的留加.在可以回母亲身边生活的时候,留加冷漠的外表下那颗盼爱的心该有多喜悦,可在母亲的身边,留加却没有获得他自小盼望的爱,妈妈近在身边,可却和有家室的男人交往着,伯伯来了他就要找着识大体回避,因为他们又要做那样的事了.留加的痛深深的淹埋在心中,连母亲都没有读懂他.自己的存在比不上一个虚伪的男子,十五岁的少年在青春的彷徨期对这个世界厌恶并且绝望,留加的心理开始扭曲,讨厌女性的亲近,抽血杀死弱小的兔子,欺负同学,用刀划伤自己…在看着别人痛苦和让自己身理上痛苦的同时来缓解自己心理上的伤痛.影山留加,他不是像新见一样失格的角色,而是背负着太多绝望的另一个天使.

留加没有父亲,母亲在未成年时生下他,中学前他一直跟着冷漠的外婆生活。他的母亲是酒店的妈妈桑,同时也是别人的情妇。母子两人住着那个男人提供的高级公寓。

    留加在遇到小诚的第一眼,他面对着那样一个耀眼的微笑,留加心里的某一部分已经开始融化,他应该就在那个时刻已经喜欢上了小诚,只是自己没有察觉.这份禁忌的感情在片中却意外的至于至上,不容一丝污浊.留加曾经以为自己爱着森田老师,因为森田老师这个角色是另一个完美,善良而纯洁.在母亲身上得不到爱而觉得绝望孤独的留加看到完美的森田老师,盼爱的心理吸引着他向老师靠近,而留加并没有做出任何乖张的举措来表明自己的向往,他只是每日站在老师生活之外的角落里偷偷的用相机拍下那些最美好的笑颜,留加当然是单纯而善良的,他对光明的敏感和向往,都是那么真诚.新见记录在照片上事物,就好像他自身一般散发出腐臭糜烂的味道,而留加照片上的森田老师和自然界里美丽的昆虫,也好像留加的心灵一样纯洁而美好.

对那个男人的仇恨让他几近疯狂,他把窃听器安在母亲的房间,听着母亲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声音,然后让自己发狂。

    小诚的出现让留加第一次觉得生存的美好,小诚无条件的相信他,朝他微笑,听他说的那些古怪刻板的话题.小诚的学习成绩比他还要优秀,而且谦虚友好,没有一点身边同学恃才傲物的架子.小诚对他的好朋友小鼠也很友好,而且会为他担心.小诚的家庭很和睦,父亲很慈爱,后母很体贴.大场诚的世界在影山留加的眼里就是完美的存在,小诚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重要到可以支撑留加的整个世界.留加或许自己也以为当初接近小诚是为了欺负这个转校生,可出现在留加脸上的笑容却更诚实的反应出他的感情.留加的眼神开始一直跟随着小诚,小诚被欺负时他眼睛里的不舍和担忧,小诚笑着相信他时,他眼睛里的释然.当森田老师拜托留加照顾小诚后,留加对小诚说出自己爱森田老师,森田的话他会绝对服从,所以他会保护小诚.可是留加,为何你说这般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却可以融化掉所有冬天里的雪呢?当小诚在楼下看到留加划着汽车害怕的逃掉以后,留加第二天就在上学的路上等着小诚了吧,还试探的问小诚是在担心你吗?从未获得过真情的留加,竟是这样的小心翼翼,甚至带着点可爱.

留加活的并没有什么自尊可言,他同样纯净却软弱而扭曲。

    由于新见的设计,留加在骗局里没有选择相信小诚,而在小诚生命的最后一刻,留加才忽然醒悟到大场诚这个人的存在对他来说有多重要,他放下所有的怨恨向小诚伸出手,想把他和小诚的世界再拉回正轨,只是这次小诚没有再相信他,像蝴蝶般消失于屋顶的尽头.看着一动不动睡在地上的小诚,鲜血从小诚的耳朵里流了出来,小诚失去的是生命,而留加失去的是整个世界.留加在没有小诚的世界里行尸走肉的生活,没有目的也没有感情,在与小诚后母的偶尔邂逅中惊觉一切事件的幕后黑手,才返回学校调查事情的真相.在知道小诚死的真相后,留加就一直把自己放置在害死小诚的凶手位置上,无法原谅自己,无法解脱.为什么那时候没有相信小诚,为什么那时候没有拉住小诚的手?小诚走了,所以留加也选择离开.站在屋顶小诚坠楼的那个位置上,留加第一次听到母亲的表白,但终究太晚了.留加最后的述说,活在没有大场诚存在的世界,就好像在世界末日只剩下他独活一样,没有任何意义.而那时候听到妈妈要和自己一起生活,他真的很开心.

 

    留加的身体被救了回来,可留加的心还是死了.当身理要求心理苏醒过来的瞬间,影山留加忽然回到了最初的婴儿时代,忘记了所有.留加的世界还原成纯白的一片,再没有痛苦和哀伤,可忘记了所有的留加,唯一记得的还是那个名字,小诚.

我真不想把这样的词用在他的身上,关于留加我真不知该如何下笔。单单说是因为少年心灵的脆弱易碎至于他把对小城的感情沦为了禁忌的爱恋吗?

    剧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新见.可对他的厌恶让我不想写出关于这个角色的任何感想.女主角森田千寻,扮演者正是野岛人间三部曲的御用女优,樱井幸子.更喜欢她在<未成年>里的萌香,而不是这样一个空有美好没有力量的森田.一样是野岛的名作,我可以在空闲时把<未成年>反复的看,却不能把<人间失格>重温,当写这篇文章时打开片断记录台词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哭了起来.虽然我不是很满意野岛剧集的最后都迎合观众的需求刻意做出一个大快人心的结尾,但整篇的刻画使我们周围看似和谐的外表下种种隐藏的黑暗和扭曲都夸大版的暴露出来,疟心但使人反省.

     于是是不是有人已经紧皱眉头。

   你是我的朋友
   我会一直守候在你的身边
   就像你守候着我一样
   你要流泪的时候
   无论是清晨还是黄昏
   我都会在旁边陪你一起流泪
   就像你陪着我一样
   笑一个吧!
   从今天以后的漫长人生
   我们将互相扶持的走下去
   就算偶尔的吵架
   也会马上言归于好吧!
   如果我们都长到成人
   个个都当了父亲的时候
   我想
   我们的小孩
   也一定是非常的漂亮
   是的
   他将成为我们
   最宝贵的朋友吧!

     我该怎么用语言来形容留加与小诚之间,能想起来的一些零星的画面,是留加在小诚受被冤枉时撇开的视线,是小诚被殴打昏倒前看到的那个跑掉的模糊身影。在屋顶上拿着针管对准小诚然后又惊恐的后退。

  是不是该责怪他?作为可以守护小诚的人,他却一次次的退缩。

  可是凭什么责怪他呢?有谁可以一直守护谁呢?如果谁能给他他需要的一点点尊严和勇气,如果没有那些大人们的阴谋。

 

残忍的大人

 

一切罪恶的源头,是那些大人。所有的大人。

心灵扭曲的体育老师宫琦对小诚的虐待;森田老师虽然单纯善良,可是她作为最有可能接近真相的人,也只有在悲剧发生后追悔莫及。或是因为太轻信而被罪恶的人利用,成了棋子。

新见,没错,他是最大的阴谋家,一个衣冠禽兽,他看到小诚被推上屋顶时摩挲起了手指,不去救助反而回去拿起相机拍下小诚坠楼的一幕。他只是享受着自己操纵着别人命运的快感。他是酿成一切悲剧的最大黑手。他猥亵的嘴脸在留加面前彻底暴露。把留加最终引向精神的彻底崩溃。一个变态形容他,足矣。

大场卫
作为小诚的父亲,这对曾经的最佳父子档,对于小诚来说他是最重要的支撑。但是这个过于热血的男人却在儿子被冤枉时没有选择相信他,小诚被欺负而绝望逃避,他只是不问青红皂白的大打出手。身为父亲他好像没有真正走进小城的内心。

在前妻的墓前,卫对小诚说,回到以前的学校吧,小诚瞬间抱着父亲痛哭的画面让人动容不已。也许这就是父子吧,是默契的父子,所以无需解释什么。二人重新像从前一样玩起来了棒球,这最后的夜晚,小诚对父亲说他会回到学校,不再逃避。然后留下一个耀眼地笑容。

 

我以作为父亲的儿子而骄傲
   如果有人在哭的话
   我会去帮助他们的
   不管是谁
   我都会平等而且温柔的对待他们
   爸爸,爸爸
   我如果长大的话
   一定要像你一样。

对于父亲的感情也是捆绑住小诚的锁链,是小诚一直没有放弃善良去伤害别人的动力,要成为父亲骄傲的儿子,仅仅是这样,他选择自己承担一切,选择留给父亲那个耀眼的笑容然后转过身去用弱小的身躯迎接那些未知的恐惧。

   小诚的死让卫自责不已,他本是单纯热血的人,于是被什么操纵着,容不得半点迟疑。他开始了他的复仇……

 

少年啊已不再。

 

从头至尾的压抑,人性的沦丧,年少的生命,精神的崩毁。可这一切结束便结束了。回到现实,从凝重的昏暗中走出来。再次回想起来的是什么呢?

留加和小诚都是单纯而善良的存在,无论周围是如何丑陋的世界,多么压抑的空气,那泳池边的俯身一吻仍然美好而真切,这一瞬也成为了永恒。

球场上,小诚留给人间的最后一个表情,是一个爽朗的笑容。不知道这个笑容曾让多少人落泪。

多年后,这两个人总是笑谈着当年拍了三十多回的初吻就这样献给了对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发现那样的笑容已经难以寻觅,曾经的少年依然拥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可却看不清他的目光到底停在了何处。

大人依然是残忍的大人,他们是操纵者也是观众,少年们仿佛生活在楚门的世界,被捆绑住了,便逃无可逃。

于是13年后,小诚和留加都再无法一如从前,可他们依然在观众面前。一袭白衣站在一架三角钢琴上,背靠着背,清唱着“我爱你,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如果可以毫不掩饰的说出口,该有多么轻松”。让六万七千人的东京巨蛋变成一片泪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