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允的目标只可以藉由正义的门径到达,1把辛酸1把泪

       今天白天发生了一些事,晚上看了如题这样一部德国电影,原意想安静下来,结果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不否认,这是一部宣扬价值观的电影,而且相当聪明,拿捏得恰到好处,心灵震撼的同时,达到改变观众态度的目的。全片笼罩在淡淡的忧伤之中,但人格的力量,在平淡的生活中,在某几个被一群平庸甚至邪恶的自私自利而又爱慕虚名的体制之类人士包围的有良心有魄力的知识分子,艺术家,国家机器中能坚持正义与良知的暴力执行者身上所体现。
        影片选择了将大背景设在东西德国分裂的环境,而且着力放在苏统区令人发指的特务与审判机构如何将一切社会的美与善纳入能够为自己谋利的角度。在这里,所谓的文艺都是一些虚假的无力的带有阴谋的口号,背后的利益才是不变的判断标准。作为一个中国人,很难没有共鸣,那些所谓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好的作品中有多少是以“政治感化”为第一目标的,而那些将口号喊的震天响的活动,组织,在落实行动时,能有那么一次不带点水分吗?文化部放出声音,对宗教文化要加以“引导”,否则会影响到国家的稳定,你有这样的想法可以,可是能不能做的聪明点呢?难道整天唱什么“没有×××就没有×××”这样的歌曲就能繁荣稳定,难道一直把抗战电影,动作片都意淫到咱们自己都看不下去的程度,就能在可能到来的战争中打败“小日本”?怎么可能?《my
life as a
quant》中较为粗略的介绍了GOLDMAN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一个金融产品分析与设计师的视角下,如何保持冷静,如何从日本经济的泡沫中看出规律,从而大举获利,而不是我们现在的央行拍脑门子决定加息,印钞票,发贷款。
        在一场阴谋下,一个有良知的而很有前途的体制之类的人,注定要承受最多的痛苦。影片中,古尔德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也很清楚自己是有才华的,只是不自觉的去保护自己认为纯洁高贵的知识分子,艺术家,即使是冒着自己的仕途命运:这是一场赌博,或者说是一个游戏,关于演技,关于智慧与魄力。一群怀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上级压着他,另一群明知时世险恶而又心优大众的知识分子,不知自己的安全是一个人,完全不是一个体系的仅凭自己的良知和对真与善的感动的人,用自己的羽翼撑起了一片天空,而外面,腥风血雨—-
        自诩高尚的追求美的艺术家,从来不是阴险狡诈的政治家的对手,更别谈一套等级分明,加入了很多聪明又经验丰富,毫无底线的追名逐利者的暴力系统;难怪韩寒会在《青春》中对此片评价:一把辛酸一把泪。很多时候,有原则的个人面临如此强大的邪恶时,都不得善终;大家都看穿了社会,组织的真相,但心灵的强大在现实的敌人面前总是那么的无力与苍白,正如影片中多个人物的结局,人生中有那么一两步作出了不同的选择,结果或许天壤之别,要说准备好了要承担,又是多么的可笑。当然,电影重要给人点希望,因此,作家的书畅销了,古尔德最后在书店的双关语很妙,“不用,这是给我的”。

全剧最大的亮点是佳佳剧末说的一句话“如果这一切就这么过去的话,只会越来越糟”。是的,如果历史被刻意遗忘,过错被轻轻带过、罪恶得不到清算的话,我们只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永远也无法跳脱恶的循环。

亚洲城,用邪恶的手段永远达不到正义的目的,反而会离善越来越远!人间地狱恰恰是许诺天堂的人打造的,以为只要泅过血的海,就能到达天堂的彼岸,这是种妄念,因为往往中途已深陷罪恶,最初的目的早已遭背弃,理想的实质已被掏空。“善”的空壳招牌成为一块遮羞布,掩饰着手段的不堪和龌龊。正义的结果只能藉由正义的手段才能获得。

孙校长是个值得玩味的角色,也是全剧唯一还能看到一点“善和良知”的人物,他是个残存的理想主义者,自始至终都没有忘记“教育救国”的初衷,但却不知反省,想用邪恶的手段达到善的目的,结果自然是南辕北辙。他的可悲之处在于,在历经了这种种闹剧后,他尽然用一句“一切都会过去的”来搪塞自己的良知。关照当下,他代表了体制内尚存改良意图,以为将过去的罪恶掩埋、妥协向前看,就可以重新开始的“开明人士”。

周铁男和裴奎山这两类人则代表了犬儒的主流。周从一名理想主义者到被权力(暴力)驯服,可悲可叹,裴则自始至终是利益的奴仆,强权前奴性、怯懦,面对弱者则发狠,一幅丑陋的嘴脸。这两类人都沦为了权力的帮凶和无耻的御用文人。

铁匠淳朴(不是善良,淳朴仅仅代表没有机会作恶,暂时安分)、狡黠、自私,愚且诈,代表小老百姓,没受过教育,对权力(大盖帽)天然地畏惧。铁匠在被羞辱后残忍地报复,在有利可图时极力插上一脚,这都算符合该人物的劣根性和性格,这种安排没有虚假地美化、拔高人民(虚假地美化、拔高人民是政客的伎俩,什么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云云,其实大部分时候人民都是炮灰)

张一曼作用则很单一,完全像一味“药引子”,引出铁匠和整个荒诞闹剧,剧中穿插的黄段子略显刻意、刺耳,完全出于迎合观众和市场的需要。

有点反感该剧的宣传口号,什么“一切知识分子都是纸老虎”,当下骂知识分子似乎成了时髦,不跟着骂几句踩上几脚不赶趟儿,此类“毛氏”口号貌似有道理,细一分析则狗屁不通,响亮有余,煽惑有余,与事实背离,与理性无涉,民粹的伎俩。骂的时候畅快,嘴瘾是过了,但骂过之后呢?这些剧中的人物算得上知识分子么?算不上、不配这个称呼的话,那怎样才算真正的知识分子呢?如果连概念都没厘清,那破之后的立又在哪儿?

全剧对所谓的“知识分子”群像的刻画不乏批判力,也有关照现实的企图,理想主义的破灭和现实的犬儒浓缩了20世纪中国的社会实验悲剧,孙校长的执迷却仿佛昭示了这场悲剧还在延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